第二十七章 谈心 新
  回到别院,舒筱雅还没有缓过劲来,景召帝今天的画风很不正常,却莫名的让人安心。
  而此时,别院内的气氛……却有些微妙……
  大内侍卫将别院围了个水泄不通,所有人的表情都很沉重。
  舒筱雅皱了皱眉,疑惑的看向了景召帝,却见他一脸淡然。
  “皇上?”
  景召帝看了一眼舒筱雅,没有说话。
  “小主!”碧秋率先从别院内走了出来,微微摇了摇头。
  舒筱雅一愣,没有多说话了,站直了身子,“皇上,嫔妾先行告退。”
  回到自己的院子,舒筱雅迫不及待的询问凝萃,“碧秋,发生了什么事?”
  “有刺客闯入了行宫别苑,许良媛……去了……”
  好半天,舒筱雅都没缓过神来。
  许良媛?
  想起了前几天同乘一车的那个小姑娘,年纪……好像还没有自己大……居然,就没了……
  “到底怎么回事?碧秋,你仔仔细细跟我说清楚。”
  碧秋正了正神色,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原来,在她和景召帝走了以后,没过多久,就冲进来了一大批刺客,直奔皇上的寝宫,许良媛算是收了无妄之灾。
  自己这是借皇上的光躲过一劫?
  不对!
  舒筱雅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景召帝……会不会是故意的……
  故意微服出巡,故意封锁消息……可是,带走了自己,又是为什么?
  “宿主,皇帝boss现在有些在意你了……”萌萌的声音突然出现,舒筱雅一阵恍惚。
  在意?真的么……
  亦或是他还有别的计划?
  “宿主,不管是什么原因,皇帝boss现在已经待你不同,这就是很好的开端啊!”萌萌道,“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可是皇帝也是人啊!总会动情的嘛!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
  “萌萌,你不懂!”舒筱雅叹了口气,“人是善变的动物,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是不可以把自己全部交出去的,尤其是这颗心!”
  萌萌闭上了嘴巴,半晌,开口道,“算了,时间总会证明一切的。”说着,便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小主?小主?”
  碧秋奇怪的看着愣神的舒筱雅,有些担忧,上一次因为她的疏忽,一家小主已经被吓到了,这一次绝对不可以再有差错了。
  “唔?”舒筱雅一抬头,“我没事!就是……有些饿了,你去准备些吃食吧!”
  碧秋应声离开,舒筱雅的心情还是乱的。
  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第二天,景召帝下令将许良媛的遗体连夜送回京城,并且厚葬,又恩赐了许家,以示安慰,这让舒筱雅的心又凉了一些。
  曾经的枕边人,都可以如此薄凉,如果换做自己,又将如何?
  舒筱雅此时正在房间里发呆,对碗中的冰饮都失去了兴趣,汤匙不停地戳着碗里的汤,溅的到处都是,却浑然不觉。
  “雅雅!”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虽然都安排妥当,可是景召帝还是有些忙碌,心里却惦记着那个丫头会不会害怕,会不会胡思乱想。
  结果果不其然,一进门,就看见舒筱雅心不在焉的愣神,脸色也不太好。
  阴沉着脸,景召帝大步走了进来。
  “雅雅!”
  “啊!”舒筱雅手一抖,猛的站了起来,看见一脸阴沉的景召帝,突然有了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皇……皇上?”
  景召帝没有说话,径直朝舒筱雅走了过来,紧紧地盯着舒筱雅,盯得她直发毛。
  舒筱雅尴尬的一扭头,不去看近在咫尺的景召帝,景召帝的眼睛,仿佛有魔力,让人忍不住沦陷。
  景召帝突然伸手捏住了舒筱雅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的眼睛,“舒筱雅,看着朕!”
  舒筱雅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抬眼看向景召帝的眼睛,漆黑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样子,一时间有些晃神。
  景召帝将舒筱雅的表情尽收眼底,可以说对她的反应很满意,脸上却不露声色,“说!你看到了什么?”
  舒筱雅心虚的将视线转向别处,“皇上怎么有空……来嫔妾这里了?”
  景召帝见状,心底重重的叹了口气,松开了舒筱雅,坐了下来,不再言语。
  舒筱雅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处在一个空间里。
  这气氛……真TM尴尬。
  自己要不要开口说点什么?
  “雅雅!你是不同的……”
  正在舒筱雅决定打破平静是,景召帝突然出声,让舒筱雅愣住了。
  猛的一抬头,就撞上了景召帝包含情绪的眸子。
  “你要记得!你和她们,是不同的!”景召帝站起身,看着才到自己胸口的舒筱雅,抬手摸了摸舒筱雅的碎发。
  舒筱雅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猜到你会胡思乱想。”景召帝拉起舒筱雅的手,将她揽在怀里,“朕说过,会护着你的!”
  舒筱雅掩饰住心底的情绪,伸出手,回抱着景召帝。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景召帝这段时间对自己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可是她不敢相信,她害怕自己陷进去,就出不来了。
  并存的,还有一丝淡淡的,愧疚。
  “皇上,如果有一天我犯了错,你会原谅我么?你会不会,下令杀了我?”舒筱雅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景召帝闻言,送开舒筱雅,锐利的目光直视她的眼睛。
  “你会伤害朕?”
  舒筱雅摇头,“当然不会!”
  “既然你不会伤害朕,朕为何要杀了你?”景召帝捏了捏舒筱雅有些婴儿肥的脸颊。
  “唔要捏唔的脸(不要捏我的脸)!”舒筱雅羞赧的挣脱开景召帝一双作恶的大手。
  “再捏就捏大了!”揉了揉脸颊,舒筱雅暗自松了口气。
  不管景召帝是怎么想的,最起码现在,她是不一样的,就够了。
  可是舒筱雅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她可以控制得了的。
  一旦入局,便无法挣脱,她这颗不想勾心斗角的心,也会土崩瓦解。
  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一夜,景召帝没有留宿,而是去了书房,和寒王二人谈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