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二章 远去
  ?  云子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在前线待的时间长了,有些不舒服!”
  范杰笑了笑,没说什么,渡边云子所在的前线,指的不过是锦州而已,而她最多也不过是去过山海关九门口罢了,战争,不过只是在她的眼前掀开了一个帘角罢了!
  半天之后,云子还有忍不住开始喃喃的说道:“村上君,你说,战争真的就那么残酷吗?”
  “怎么了,云子!”范杰将车子停着路边,将渡边云子抱在怀里,轻声的安慰着。
  “村上君,你不知道,这一次中国华北战事,虽然表面上帝国获得了胜利,但是真实的情况却要残酷许多!”云子的身子有些不自然的发抖,范杰紧紧的搂住了她!
  “一万多名帝国勇士啊,就这样丧命在了中国战场上,这里面还包括一名上将总司令,一名中将司令官,一名少将旅团长,剩下的联队长、大队长伤亡的数字同样不小,可是帝国获得什么呢,一个贫瘠不堪的热河和一个破败山海关而已!咳咳!”说着说着云子突然咳嗽了起来。
  范杰赶紧安慰她说道:“好了,咱不说了,好不好,回家吧,家里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晚饭,我父亲和我母亲还都在等着给你接风呢!”
  “村上君!我们结婚好不好!”云子突然一把抓住范杰一脸恳求的说道。
  范杰不知道这姑娘在东北到底受了什么刺激,赶紧回答道:“好好,等咱们见过你的父亲母亲之后,我们就结婚!”
  云子摇了摇头,有些伤心说道:“父亲短时间是不会回到本土了,只要去东京征得母亲和爷爷的同意就可以了!”
  “好好!咱们明天就启程去东京,好不好?”范杰像安慰孩子一样安慰着渡边云子!
  “嗯!”云子靠在范杰的怀里不肯起来,此刻的她已经是满脸的红晕!
  回到家里以后,范杰就结婚的事情征得“父母”的同意,这才满意的渡边云子安抚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范杰便带着云子赶往了东京,在云子东京的家里,范杰再次见到了她的母亲和爷爷,不知道云子跟他们都说了什么,反正范杰提出结婚请求的时候,两个人在稍作犹豫之后,便很快答应了下来!
  在云子的催促下,范杰第二天便带着云子去了东京的民政部门和云子领了结婚证!
  到了晚上的时候,云子才喃喃的倒出了缘由。原来在云子去九门口前线采访的时候,正好碰上义勇军反击九门口,一个炮弹就落在了她的身边,要不是一名战士将她扑倒在地,恐怕云子早就一命呜呼了。等到云子缓过神来,才发现救她的那名战士已经是血肉模糊了!
  在那之后,云子的精神受了一些刺激,在奉天养了好多天在好了过来,这不稍微好转一些就立刻回到了本土,见到范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催促他赶紧成婚,说实话,云子是真的害怕了!
  具体的婚礼日期得由两家家长商量,云子的父亲和二叔现在都在满洲脱不了身,所以大体将婚期定在半年以后,顺便范杰提出了带云子去欧美各国去旅行度蜜月,顺带散散心!
  渡边家稍作商量之后,答应了范杰的提议,毕竟云子现在的精神状态也不大好,留在日本或者是前往满洲都不是一件好事情,还不如顺带去散散心呢!
  就在范杰准备购买船票前往美国的时候,川端康成带着石川达三找上了门。石川达三有些埋怨的说道:“村上君,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提前说一声啊,这弄得我们这些人一个个措手不及!”
  范杰笑了笑说道:“真是对不住了,川端君,石川君。不过正式的婚礼还在半年以后,现在我和云子不过只是在民政部门进行登记罢了!到时定然要通知诸位好友的。”
  范杰招呼川端康成和石川达三坐下,云子亲自端上三杯清茶,送了过来。
  川端康成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村上君,你这是又要远行吗?”
  “是啊!”范杰点了点头,看着退出门外的云子,叹了口气,说道:“云子在去前线视察的时候,差点被中国人的炮弹击中,精神受了些刺激,我和岳父家里人商量过,决定带她出去散散心,顺带旅行度蜜月。听说现在的年轻人里面流行这个!”
  “呵呵!”川端康成脸上略微带些忧虑的点了点头,这才转移了话题,开口说道:“老夫前些天在纪尾井町遇到了冈村宁次将军,这一次他调任参谋本部担任俄国课的课长,似乎已经从热河一战的阴影当中走了出来!”
  签订以后,冈村宁次在国内国外都受到了很多的指责,但是回到国内之后,他的前途却没有受到多少影响,直接被任命为参谋本部俄国课的课长,这是仅次于中国课课长的位置,而岗村宁次被安排到这个位置上,也在某些方面说明了日本下一步的战争策略和走向!
  川端康成手里悠悠的摩挲着茶杯,看似十分轻松的开口问道:“村上君,你对热河——长城一战怎么看?”。
  范杰没有想到川端康成当着石川达三的面,就问出了这样的问题。他低头稍作思索,这才开口回答到:“这一战虽然最后最后的结果没有达到关东军的预期目标,这在一定程度是说明了中国军队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弱。当然这里面也有许多的原因巧合,比如傅仪之死消息泄露的时机对大日本帝国太不利了,其次,武藤信义大将的过世也与去年的刺杀案脱不了干系,这里面要说没有苏联人的影子,恐怕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川端康成有些忧虑的点了点头,他跟尾崎秀实都跟上面接触过了,可达到的答案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苏联方面的影子,具体是什么做下的他们也不知道。
  川端康成相信已经上面的联络人肯定不会在这件事情隐瞒他们的,川端康成担心的是自己的联络人或者是他的上级都没有能力或者是资格探知这件事情!
  冈村宁次被任命为俄国课的课长,这里面就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范杰接着说道:“如果关东军肯沉下心来细细分析,他们就会发现这一次战争当中,关东军受到苏联远东军的牵制影响着实不小。如果再把前面的那两件事情都算在里面的话,他们就会发现,其实导致这一切结果的不是中国人,而是苏联人。关东军中有的聪明人,例如石原莞尔、喜多诚一等等,冈村宁次接受俄国课课长的任命未尝不是因为他发现了这一点!”
  “村上君,有件事情,你可能还不大知道,在前线战士们都中国人血战的时候,苏联方面竟然偷偷的支援了中国的蒋*介石政府一批武器!实在是太可恶了!”石川达三恶狠狠的说道。
  范杰有些好奇的看了川端康成,他怎么会带着石川达三这么个人物过来。
  川端康成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双目垂了下来。
  范杰有些明白过来这个石川达三就是川端康成用来遮掩用的,看来他还是被某些人盯上了!
  范杰心下一沉,很快就又轻松了下来。这半年以来,“村上春树”一直待在北海道写作,并没有参与到与中国方面有关的任何事情,加上他马上就要出国,哪怕有一些事情也不可能会牵连到他。
  范杰看了石川达三一眼,接着说道:“如果我是关东军参谋部的军官,我一定会选择往满洲增派部队,以应对国界那边的苏联远东军。随着这几年苏联国联局势的慢慢稳定,苏联必然要寻求向外的发展,向西,自不必说,那和我们没有多少关系,而向东,除了蒙古草原之外就是满洲国,增兵自然也就成了一种必然的选择,随着边境上日苏两国兵力的不断扩张,那么战争就不会太远!”
  “为什么这么说,村上君?”川端康成低着眼睛敲了敲桌子!
  范杰笑了笑,说道:“日本如果想要对中国动手,关东军势必会率先有所动作,而关东军想要有所动作,就必须要解除身后那把紧紧贴在肋部的刀。日苏一战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相信苏联绝对不会再有干涉关东军行动的任何举动了!”
  听完范杰说完这句话,川端康成和石川达三两人久久不语。
  范杰的目的跟简单,就是希望能够通过川端康成和尾崎秀实得渠道将日本人可能增兵的信息传递出去,然后迫使苏联提前一步增兵,引起关东军和苏联远东军的军事对峙,从而为中国争取一些时间。
  过了两天之后,范杰带着云子坐船从神奈川县的横滨港坐船前往美国!
  范杰将云子紧紧的拥在怀里,站在船尾,看着远处渐渐逝去的陆地,范杰心里知道自己将来肯定还会回来的,那将是又一番波澜壮阔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