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解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莫名其面的,齐木晴天就发现自己把美狄亚打成了重伤,看着美狄亚成大字型贴在墙上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子,齐木晴天最终没有选择补刀,而是转身离去。
  倒不是齐木晴天对美狄亚有什么想法,齐木晴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确定美狄亚成功召唤暗杀者,不要影响自己获得胜利,如果现在齐木晴天知道美狄亚已经召唤了暗杀者的话,估计现在就已经完成补刀了,毕竟美狄亚也不会死对不对。
  “等下!你到底是谁?”
  被齐木晴天刚猛的掌力拍的有些脑震荡,但这并不妨碍美狄亚意识到齐木晴天的不同,虽然嘴上问出了这句话,但美狄亚的心里却已经早有猜测,齐木晴天很可能就是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的弓箭手。
  你猜错了,我不是。
  感应到美狄亚的念头,齐木晴天很坏心眼的亮了亮自己的手背,在齐木晴天的手背上,代表着阿尔托利雅的令咒鲜红如血,这下子美狄亚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
  美狄亚是英灵也是魔术师,因此美狄亚可以用一些方法来违规召唤英灵,但齐木晴天是英灵确实弓箭手,因此齐木晴天不能违规召唤英灵,有时候越聪明的人想问题就会越复杂,现在的美狄亚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思维定势的陷阱。
  “我明白了,原来这个人才是saber的御主,我竟然因为他没有魔力就忽略了他,真是太大意了!”
  苦思冥想了许久,美狄亚有些震荡的脑子终于灵机一动想通了一切,不得不说,这还确实就是事情的部分真相,然而才刚刚开心了没有多久,美狄亚就重新意识到了新的问题。
  “他是御主的话,为什么我打不过他???”
  歪着脑袋,美狄亚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夜晚总是过去的很快,尤其对那些作息时间规律的人来说,像往常一样机械的穿上自己的西装,打好领带,整理好袖口,葛木宗一郎和往常一样打开了房门,本来这就是一个平常的早晨。
  然后,看着眼前的画面,葛木宗一郎感觉自己平静的早晨破裂了。
  “我知道了!我算出来了!”
  看着满地的草纸与趴在草纸上双眼血红的美狄亚,有些凌乱的头发代表美狄亚一晚上都没有睡。看着原本仪态优雅的美狄亚这个样子,葛木宗一郎怀疑美狄亚在破解什么世界级的难题。
  随时捡起地上的一张纸,发现上面的杂乱的文字有些无法辨识,日文,英文,古代文字混杂在一起,显示出美狄亚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清晰的思路。即便葛木宗一郎认真去看,也只能辨别出什么假设我的力量是x,敌方的初始力量是y等乱七八糟但感觉不太好的东西。
  “你在做什么?哥德巴赫猜想吗?”
  面无表情的扔下手中的草稿纸,葛木宗一郎看着在客厅中欢呼的美狄亚问道,听到声音转头看去,当看到葛木宗一郎的时候,美狄亚一脸欣喜的扑了上去,紧紧的抓住了葛木宗一郎的胳膊,想要和葛木宗一郎分享自己的喜悦。
  “宗一郎大人,我想明白了,只有这一种可能能够解释我遇到的问题,这一定就是真相!”
  “你先冷静一下,是什么问题?”
  “我发现远坂家一定还有一个隐藏的从者,而这名从者还拥有辅助强化的能力!还有通过我的公式计算,我一定圣杯战争里最弱的英灵,只要一名成年男人的力量提高个3.8765倍,就可以战胜我!”
  沉默,持续的沉默,面对美狄亚思考了一夜得出了的结论,就算是葛木宗一郎那常年麻木的眼神里也透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神色,就这样看着美狄亚渴望承载的眼神,过了片刻,葛木宗一郎终于缓缓的说道。
  “嗯,知道答案就好,辛苦了。”
  不得不说,怪不得人家葛木宗一郎能撩到妹子,和那些只会骂妹子傻逼的男人比,葛木宗一郎的小嘴像抹了蜜。听到葛木宗一郎的话,美狄亚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随后,昨天被齐木晴天打到的脑袋就传来一阵眩晕,美狄亚就这样在葛木宗一郎的面前晕了过去。
  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美狄亚,葛木宗一郎的表情很沉默,而在另一边,不知道自己动手已经把美狄亚大傻了的齐木晴天,还是千遍一律的听着远坂凛的作战动员。
  “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铲除邪恶的间桐家!”
  对对对,还要把他们的地瓜分掉。
  “什么地瓜?”
  烤地瓜。
  “那不如吃烤肉。”
  看着发现自己的梦想实现不了之后,开始放飞自我真的有种化身烤肉大魔王的阿尔托利雅的趋势,齐木晴天无奈的捂住了脸。
  【为什么人家的圣杯战斗都是华丽的战斗与谈情说爱的,我的圣杯战争就是个大大的悲剧呢?】
  不明白好看的皮囊千遍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的道理,齐木晴天还为着没有道理的现状而感到无语,其实更无语的事情还要很多,比如好看的皮囊往往比有趣的灵魂更受欢迎,而且赚钱还多。
  看着离晚上还有很长一段距离,齐木晴天思考着找点什么事情打发时间,反正按照之前的经验,今天晚上通往间桐家的路上一定又会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阻碍,在那些烦心的事情发生前,齐木晴天觉得自己有必要放松一下心情。
  但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齐木晴天却忽视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昨天阻碍发生的时间是在晚饭前,而不是晚上,这就意味着...
  还没有想明白着意味着什么,远坂家的大门就突然爆开,看到这一幕,远坂凛的嘴里发出了凄凉的惨叫声。
  “啊啊啊!这修起来要花多少钱啊!”
  【一般来说,不应该先喊敌袭什么的吗?】
  挥挥手扫开了大门倒塌扬起的灰尘,都不用仔细去看,齐木晴天就知道是谁来了,毕竟这么嚣张又无脑的,除了赫拉克罗斯,也就只有一个了。
  ps:求打赏,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