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陆三娘的心思
  陆三娘收到妹妹来信,说元娘婚事已定时,心情变得难以掩饰的失落。
  这两年,她跟小妹经常联系,有时她也会有意无意地灌输一些,简单人家过日子轻松的话,而小妹似乎也很认同,本以为这次的提亲会顺理成章,却不想,王家到底还是拒绝了。
  她一边气愤小妹不给面子,她前脚提亲事,后脚人家就把外甥女定了出去,动作迅速得生怕被她粘上似的;另一边,她又对自家不满,如果不是自家条件太差,再有着亲戚情分在,也许婚事就成了。
  照说陆家是官宦人家,刘家既能跟陆家做亲,条件应该也是相当不错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当年,陆三娘重新说亲时,陆家还不是官宦人家,陆父那会也只是个举子,陆三娘本身又是个被退婚的,所以那时的刘家跟陆家大体还是相配的。
  刘家的家境,一直再简单不过,家有良田五百多亩,每年稍有递增。家中的收入,基本来自田租,一年的收入大概在二三百两左右,在刘家三子中了秀才后,因为免了一部分田地的税收,为此,又比往年多了点收入。这样的收入,要说跟周围的庄户人家比,那是绝对的大户、富户,是他们眼红的存在,可要跟陆家比,就显得很不够看了。
  别看陆家当年穷,可如今的陆家却是声名赫赫,有权有势,哪怕为了避嫌,田地并没有五百亩之多,可一二百亩却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尤其人家还是全免税的。再说,除了田地宅子外,陆家前些年还办了书院,读书人的钱一向好赚,因此,陆家的收入就不是刘家可比的。
  陆三娘膝下三子,其中大儿子、二儿子随他们的父亲,都不是读书的料,如今也就是能识几个字罢了,倒是老三永杰还有几分天赋。为此,她曾特意回家求父亲多加教导,只盼着将来是个出息的。
  老三也没让她失望,不过十四,就中了秀才,直把她高兴得,觉得这辈子有了盼头。打那时起,她就开始筹谋小儿子的婚事,自家没个助力,就只能倚仗他将来的岳家。她第一个看上的,是她大哥的长女,对方跟永杰年龄相仿,这要是成了,外甥同时又是女婿的,想来大哥总会对老三将来的前程看顾几分的。
  大哥对她的提议,并没有拒绝,却说要跟大嫂商量一下。她听了也不以为意,只以为是走个流程,可谁知没多久,大嫂就传出话来,说是打算把女儿高嫁。
  她听了虽然憋气,可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人家有那攀高枝的心思,她也不能阻别人的青云路不是?然而,更窝火的事来了,她那侄女的说亲对象,竟然是四娘的儿子!
  她气愤不过,闹到了父母跟前,这才知道,原来大哥跟那一家子,一直都是有联系的,甚而近些年,关系越发融洽,连带着侄女跟四娘的儿子,都算是彼此熟识的。她听了越发不能释怀,为何本该站在她这边的娘家人,会跟四娘如此亲近,他们难道不知道她当年的委屈吗?!
  面对她的质问,大哥的解释却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当年的事早就过去了,没必要一直抓着不放。那天她哭得惨痛,她想,大哥能跟四娘和睦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受委屈的人是她,而不是大哥吧,所以大哥自然可以轻易释怀。
  连娘家都不算自己人了,那谁还能算自己人?她只有刘家了!之后的日子,她就越发想让刘家争气,让三儿给她争口气,再后来,她看上了王家,也就是自己的妹妹家。
  王家显赫犹胜陆家,不仅亲家大伯是个三品高官,就是亲家老爷那也是个传奇人物,他前半生赚钱,后半生当官,是个绝对的人生赢家,哪怕是最平庸的妹夫,如今也在主簿位置上坐得稳稳当当的。
  说来,也就是有着这样的夫家,小妹的日子才能过得万事不愁,也才有闲心盯着家中的几个姨娘庶子,怪责她们花费多。
  要说陆三娘,她本也是心性坚定之人。早些年,四娘总在她跟前秀恩爱、秀富贵,她都没当回事,甚至私下还会嘲笑四娘只会打肿脸充胖子,甚而庆幸自己找了个简单的人家,生活和美平顺。可谁也没有想到,她这么个知足的人,却在小妹的诉苦中,凭生了很多不甘。
  严格说来,小妹的条件还不及她呢,无论容貌还是才学。当年,父亲还是个举人,时间也比较空闲,所以对他们几个大点的孩子,课业抓得严,其中也包括她,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她甚至称得上是才女。相反,到了小妹启蒙的时候,父亲已经中了进士当了官,生活也变得忙碌,再加上对小妹多少有些愧疚,课业管得就不那么严了。
  可如今却是,小妹嫁入官宦人家,生活优容,日子平顺,哪怕有姨娘,却也远不到不能忍受的地步,儿女的前程也无需发愁。而她呢,自己过得日子不及小妹不说,就是孩子们将来的路,也不见得能走得平顺,她如何能不嫉妒?
  带着点不甘,哪怕明知这次说亲,对外甥女不见得是好事,她还是自私了一回,只私下安慰自己说,只要外甥女嫁到自家来,她一定把她当亲闺女待,绝不让她受一丝委屈。然而,她想得再多也没用,王家到底拒绝了婚事。
  想她陆三娘的一生,简直就是一场闹剧:闺阁时,满心憧憬着如意夫婿,结果却被堂妹夺了婚事;事后满心愤恨时,却无意中发现堂妹过得并不好;等她终于接受现实要当个地主婆时,却又被亲妹招了眼,激起了她深藏在心底的不甘;如今她想要为儿子搏一搏,结果却又被妹妹拒绝了。
  她想着就忍不住哭了出来,也不知哭了多久,最后还是三儿找来了。她赶紧擦了擦眼泪,装作若无其事地道:“三儿,你跟你元娘表妹的婚事没谈成。不过,你也别急,回头娘一定给你找个好的。”
  刘家三子,刘永杰见了她的模样,一边心疼,一边又不满。他心疼,自然是因为娘亲为他打算而不讨好,至于不满,则是因为娘亲老想攀高枝,以致连累得他也老是被人挑剔嫌弃。若是娘只想找个门当户对的,他大可以当个骄子,没见两个哥哥找媳妇的时候,可以东挑西选的嘛。
  刘永杰其实并没有他娘那么高的志向,他一直在外祖父那边读书,自身资质如何,心里还是有数的。凭他的资质,若能考个举人,就绝对已经是老天保佑了,根本不必指望其他。也不知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他爹一直在给他减压,爹曾私下对他说,他们家几代人就出了他一个有功名的,所以哪怕将来再无寸进,他也是全家的骄傲,是祖宗的荣耀。
  这会,他看着他娘为他的事愁眉不展,只缓缓劝道:“娘,真不用强求。俗话说齐大非藕,我们其实只要找个门户相当的就行了。”自打两年前,他考中秀才后,娘就一直在筹谋着给他找个好岳家,可说亲若实在勉强,那真不必为难自己,他看了也满心不是滋味。
  可陆三娘听了这种没志气的话,却很是心烦,“找个门户相当的,找个门户相当,谁不知道找个门户相当的,好过日子啊?可咱们家本就是庄户人家,再找个门户相当的庄户人家,将来在仕途上,谁还能扶你一把?”
  仕途啊?娘真是好志向,他甘拜下风。而这会,他也不敢再说些没志气的话来气她,反而安慰道:“娘,背景虽然重要,可更重要的还是自身,你看不论是外祖父,还是王家大伯,他们都是没背景起家的,人家不是照样中进士当官了吗?他们可以,我也可以,娘不用太担心我。”这话虚得,到后来他都说不下去了。
  陆三娘寻求婚事不顺,眼见儿子又无心,到底叹了口气,“唉,你将来别后悔就成,娘是不管了。对了,你可有合心意的姑娘?娘到时去给你提亲。”说到后来,更是带了些轻轻的笑意。她其实知道,考功名是件多艰难的事情,不然,也不会直到她出阁,父亲依然只是名举子。可如今难得儿子有志气,她总不能让孩子泄气不是?
  再说,哪怕婚事上她们不肯应许,可将来若求到娘家或是妹妹家,她们总不能一点忙都不帮吧?只要有这么个背景在,儿子的胆气也能壮一点,其他的,她也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