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留下(求订阅!)
  “姐,不许这么说姐夫!”
  陆馥婧推开张十二的手,而陆云尔却推开了陆馥婧的手,坚定的跟张十二站在了一起。
  曾几何时,张十二还不过是陆云尔的先生而已,当时陆云尔也不怎么待见张十二,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张十二在陆云尔眼里就越来越神奇!
  张十二不仅会说各种光怪陆离的故事,而且还会吟诗作词,还会坑蒙拐骗还会酿酒,还会开店,还会武功,还会好多好多…………
  在陆云尔看来,张十二好像就没有不会的!
  在他心目中,张十二也由之前的的先生,顺利成为了他的人生导师!
  尤其是张十二还开了剧院,让他成了被所有人都称赞的小先生,但是无论外人怎么夸奖他,他都不会骄傲,只有张十二夸奖他的时候,他才会会心一笑!
  若是放到现在的话,陆云尔无疑就是张十二脑残粉了。
  因此就算张十二刚才凶了陆云尔,可是现在就这么夸了他一句,陆云尔马上就兴奋起来了!
  姐夫夸我是男子汉了啊!
  陆云尔兴奋的想着,又看到姐姐陆馥婧把张十二推开了,当时就不难了,赶紧来维护张十二。
  看到这一幕,张十二嘴角上扬,对着陆馥婧耸耸肩,努努嘴,表示我也不想这样啊,我也很无奈啊!
  我也想低调,但是实力不允许啊!
  那副模样,让人看起来十分欠打!
  此刻的陆馥婧就是这种想法,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不维护自己偏偏维护这个坏人,气的不行。
  不过撇撇嘴,也没再多说。
  ………………
  陆云尔来了,张家自然一片喜气洋洋。
  莫漓嘱咐下人去准备丰盛的饭菜,一是为了陆云尔的到来接风,另一个就是为了张十二——和她们明天的出发践行!
  说到底,莫漓还想着明天跟张十二一起杀往荆州呢。
  张十二跟陆云尔说了会儿话,然后就去找张国公了,有些事情,他觉得张国公出面说一说,应该比他管用的多。
  而张堂玉也听说陆云尔回来了,没用多久就跑过来了,看到陆云尔之后高兴的不得了。
  这两个人一起在剧院演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当初陆云尔要回梁州的时候,张堂玉还难过的不得了,想到以后或许再没机会见到陆云尔的时候,别提多伤心了!
  张堂玉还曾一度跟三婶娘提出要跟着陆云尔一起回梁州,不过都被拒绝了,那段日子对他来说实在太难过。
  好在陆云尔现在回来了,他肯定会来了。
  而随着陆云尔一起来的,还有张十二的两位婶娘,这两个女人回去想了想,心情十分矛盾。
  若是接受,演戏哪天真跟张十二说的那样,他在荆州出了事,跟他有点关系,怕是都要跟着受牢狱之灾。
  可若是不接受的话,酒楼和剧院对她们来说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哪里舍得放弃?
  她们两个回去一番商量,最后决定,还是接手吧!
  她们最近是真的被穷怕了,心想若是这次拒绝了,不仅是拒绝了一次暴富的机会,更是把张十二的信任给推开了,万一张十二在荆州成功了吗?
  虽然她们觉得这种可能十分渺茫,但是张十二创造了太多奇迹,她们也说不好张十二到底能不能再创造一个奇迹。
  所以她们决定,接手酒楼。
  见到张十二,两位婶娘把决定告诉了他,张十二听了,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波澜,只是有些感慨,看来,在这两个女人眼里,还是钱更重要一些!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前厅里的大圆桌上摆满了各式菜肴,到处都点着烛灯,四下通明,恍如白昼。
  饭桌上氛围不错,尤其是张堂玉和陆云尔这两个家伙,竟然有模有样的推杯交盏上了,好不快活!
  饭局进行了一半,张国公放下筷子,轻咳了一声。
  众人听闻,皆是放下筷子,因为她们知道张国公这是有话要说了。
  果不其然,张国公随后就张口问道:“易儿啊,明日启程之事都准备妥当了?”
  张十二点了点头,然后回道:“是呀,爷爷!已然准备妥当,易儿准备带着一千官兵,在辰时之后出发!”
  张国公点了点头,并没有再说话。
  这个时候,张十二站了起来,对张国公和老夫人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说道:“爷爷,奶奶,孩儿不肖!”
  听了这话,其他人也都把目光向张十二投来,都有些纳闷,张十二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张国公眉毛微微上挑,并没有说话,因为张十二接下来要说什么他心知肚明,两个人准备演一出双簧。
  而不明就里的老夫人看到自己最为宠溺的孙子说这话,马上惊问道:“易儿啊,何出此言?怎么能那么说自己呢?”
  在老夫人眼里,张十二好的跟朵花儿一样,又怎么可能是不肖子孙呢?
  况且,若不是张十二,她们还挤在那一处小宅子里,吃的也都是些粗茶淡饭,是张十二让她们现在住大宅子,吃好饭,若是这都算是不肖的话,还有什么能算的上好?
  于是张十二说道:“爷爷,奶奶,你们也知道这次去荆州,易儿是势在必行!不仅是为了我自己,为了张家,更是为了先帝,为了大唐!
  唐仪志弑君杀父,性格暴戾,这种人做一天皇帝,大唐百姓就会跟着受苦一天,所以无论如何,易儿都要去杀了他!
  易儿对自己很自信,也不担心去了荆州会杀不了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住在此地的二老了!
  二老年事已高,易儿不能常伴左右不说,而且还留二老独自在家,实在是罪过!一旦易儿离开金陵,万一这里发生些什么意外,易儿也鞭长莫及,不能保护二老!
  每当想起这些来,易儿的心中都不是滋味!”
  张十二说完,老夫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安慰道:“易儿不必担心,谁说我们在金陵无人照顾?
  之前你不在的时候,无论是想容,雨桐,馥婧还是巧兮,她们都把我们照顾的很好呢!所以这一点你不用太过担心!
  至于安全嘛,奶奶可听说莫家丫头现在已经是宗师了,整个大唐怕是也找不到几个对手,有她在,易儿哪里还用担心?”
  今天这场“戏”是张十二策划的,主演张国公暂未上线,配角张十二也不过是在前面抛砖引玉而已。
  至于老夫人嘛,她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张十二想表达的都说了出来,可以说没有经过彩排的老夫人完成了一个完美的任务!
  因此,老夫人说完,张十二心里都乐开了花。
  而旁边的几个女人听了,大概也都听出些意思了,但是这个时候她们有些犹豫了,因为她们不知道是该上去安慰老夫人呢,还是安慰。
  若是安慰的话,怎么说?难道说奶奶不用担心,我们肯定会在这里照顾你的,若是这样,岂不是不能跟着张十二了?
  可若是不安慰的话,作为晚辈,有些失礼啊!
  看到这些女人在那犹豫,张十二嘴角微微上扬,心想既然你们为难,那我就推你们一把!
  这么想着,张十二做皱眉状,然后说道:“奶奶,易儿不肖!她们不能留下来保护照顾奶奶了!”
  说着,伸手指了指坐在那里默不作声的几个女人们。
  “哦?此话怎讲?”
  老夫人有些诧异的问道。
  “奶奶,易儿准备带着她们几个一起杀往荆州!”
  “胡闹!”
  张十二这话一落,主演张国公就知道自己表演的时候到了!
  只见他拍了一下桌子,然后站了起来,怒目圆瞪,看着张十二气愤的说道:“易儿,你为何如此不知顾全大局?此去荆州,一路凶险未知,你为何还要带那么多女眷?
  你若是为了自己,那真是让爷爷错看了你,此举根本不是一个男人所为,若是你真这么做了,根本不配做我张家的男儿郎!”
  看张国公说的义愤填膺,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张十二心里感叹一声,自己不过是跟张国公提了一句,让他今天帮自己说说那几个固执的女人。
  不成想张国公竟然如此给力,直接展现出了他的爆炸性演技,没有剧本都能演的这么好,若不是提前知道的话,张十二都会以为是真的呢!
  张国公演技炸裂,张十二也不好拖后腿。
  于是乎,张十二一脸悲怆和委屈,直接跪了下来!
  “爷爷,易儿冤枉啊!这种主意怎么能是我想出来的?”
  看着张十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张国公心里在想,看来长江后浪推前浪呀,张十二的演技比起他来不遑多让,最关键的是还十分自然,一点都看不出做作的模样。
  不过,还是不动声色,做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问道:“哦?不是你的主意?”
  张十二频频点头。
  可谁知张国公还没有饶了他的打算,冷哼一声道:“若不是为了你,那也不成!
  你走了,把全部女眷也都带走了,相熟的知道是你带走了她们去征讨荆州,那不相熟的还以为老夫容不下人,把你们给逼走了呢!
  今天老夫就把话撂在这,若是你敢把女眷都带走,你就别再认我这个爷爷了!”
  老夫人并不知道张十二和张国公在那演双簧,听到张国公一个劲的训斥自己的宝贝孙子,心里已经有些难受了,又突然听到张国公竟然还要跟张十二断绝徒孙关系,把张十二驱除出张家,老夫人哪里还能坐的住?
  老大张满闰一家就留了张十二这么一个独苗,若是张十二再被张家逐出家门,那老夫人日后在泉下见到自己的大儿子,可该如何交代?
  于是乎,老夫人赶紧站出来说道:“老爷啊,万万使不得啊!”
  然后又过来拉着张十二的胳膊,嗫嚅着说道:“易儿啊,你可不能这么任性啊!
  你爷爷说的这在理,你这次出门可是行军打仗,奶奶本来就担心的不得了,你怎么还能把她们都带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呢?”
  看了旁边那些略显尴尬的女人们一眼,老夫人继续说道:“若是你觉得让这些丫头们留在这照顾我这老太婆太受累的话,那奶奶跟你爷爷搬出去就好了,反正爷爷跟奶奶的身体也硬朗,自己住,不用别人伺候也行!”
  “奶奶!”
  “奶奶,你这不是在折煞我们吗?”
  老夫人的话一出,几个女人再也坐不住了!
  按照老夫人的话说,那不就成了,她们不愿意照顾老夫人的起居,然后才会跟着张十二北上的吗?
  这如果传过去,也太难听了!
  何况她们还不是这个意思,照顾老人在她们看来,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老夫人这么说,她们也委屈的不行啊!
  本来她们还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跟着张十二北上荆州的,可是现在被这么一说,她们完全动摇了!
  若是她们真去了,张国公又是要跟张十二断绝关系,老夫人也以为是她们不想照顾她这个老太婆,这把她们给弄得里外不是人呀!
  陆馥婧咬了咬牙,第一个出声道:“奶奶,你真的多想了!我们怎么会嫌弃奶奶呢?能一直照顾奶奶是我们这些小辈们的福气呀!”
  “是呀,奶奶!”
  木想容也在旁边接话道:“我们想跟着易哥哥北上,主要还是担心易哥哥的安全,哪里是因为照顾奶奶的事情?”
  “奶奶,之前的事情是我们太欠缺考虑了,只考虑了自己的想法,没有替爷爷和奶奶想过!雨桐已经决定了,我不跟着他一起北上了,我会留下来,一直伺候在奶奶左右!”
  “我也不去了!”
  “我也要留下,照顾奶奶!”
  在秦雨桐的带动下,大家相继说了要留下的决心,这么看来,张十二的计策已经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