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清朝这个在中华五千年历史的浩瀚长河中,作为第二个统治中华大地的少数民族政权,自从建州女真族首领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打败强大的敌人海西女真叶赫部后,又过了几年征服海西和野人两大女真部成为了女真族的真正首领。努尔哈赤统一了女真后,把女真人编为8个旗。旗即是一个行政单位,又是军事组织。为了麻痹明朝,努尔哈赤决定继续向明朝朝贡称臣,明朝廷认为努尔哈赤态度恭顺,便封他为“龙虎将军”。1616年,努尔哈赤认为时机成熟,就在八旗贵族拥护下,在赫图阿拉即为称汗,国号金。历史为了跟过去的金国区别把它称为“后金”。两年后也就是1618年,努尔哈赤召集八旗首领和将士誓师,宣布了历史上闻名遐迩的“七大恨”。第一条就是明朝无故杀死了他的祖父和父亲。为了报仇雪恨,他决定起兵征伐明朝。萨尔浒之战后,明朝元气大伤。两年之后,努尔哈赤率领八旗大军接连攻下辽东重要据点沈阳和辽阳。1625年三月,努尔哈赤把后金都城迁到沈阳,把沈阳成为盛京,从此以后,后金就对明朝的统治构成了威胁。在努尔哈赤故去之后,由其第八子皇太极坐了汗位,在辽东应用反间计后除掉了后金完全主掌辽东入主中原的绊脚石——袁崇焕。然后在1636年,改国号为大清,而皇太极也就是后世的清太宗。而故事就是从清朝入关之后的第二个皇帝执政时期,也就是发生在康熙皇帝时期的故事。
  公元1688年,即康熙二十七年,紫禁城永和宫门外,被一群嫔妃宫女太监簇拥着一名身着明黄色衮龙袍,留着长辫子且浑身透露出威严气势的中年人正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满脸紧张的看着卧房那到紧闭的房门。
  时值傍晚,夕阳将落,几道红艳如血的火烧云盘桓在天际,站在黄色龙服的康熙大帝身边的大太监——李德全无意间抬头看天,忽然发现原本盘桓在天的火烧云发生了变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永和宫的屋顶汇聚,这名大太监惊异的对身旁的中年人躬身说到:“陛下,您快看天上!”
  只见中年人闻言之后,立刻离开了座位来到台阶下面抬头向天上看去,只见急速汇聚而来的火烧云滞留在这座院落的上空,然后开始变换各种形状,最后,变成一只威猛的虎形,虎首啸天,尾巴卷曲翘起,一只虎爪直直的指向永和宫,这时康熙皇帝诧异莫名仿佛被天上的景象惊住,就连在场的所有人也相互对视却是谁也说不出话来。
  正在此时,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从宫殿中传出,打破了院中的沉静,同时,天上的异象散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一幕令人震撼的景象。不久之后一个满头大汗的嬷嬷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满脸欢喜的对着康熙帝躬身说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德妃娘娘顺利产下一位小阿哥,母子平安。”
  “好!李德全,今晚在场为德妃娘娘接生的人全部有赏!”只见康熙皇帝闻言后立刻高兴至极便对着身旁的大太监李德全说道,随后就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
  永和宫暖阁之中的凤塌上,一名刚刚生产之后极其虚弱的秀丽的青年女子斜躺在塌上,上盖金丝绸缎的厚被子,怀中抱着一个锦缎绸子的襁褓并且一脸慈爱的看着襁褓里自己刚刚降临人世的儿子,而此时这个婴儿也正在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并且也瞪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大量着这个把自己抱在怀里的女人。
  “看样子我这是中大奖了!穿越了!但是看样子我这一世的生活环境还不错,看这里里外外伺候的不下十几号人,应该是个富贵之家,怎么样也是个官宦世家!”
  我们的男猪脚本来是一个大学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出去旅游和挑战各种极限运动,但是因为在玩蹦极运动,中途的缆绳断了导致与这一世拜拜了。但是在他在睁开眼时就发现自己又活了,但是发现自己的身材、年龄都发生了变化,而且在看到身边为迎接自己降生的阵容不由心中的得到了莫大的欣慰。
  “皇上吉祥!”我们的主人公刚刚进行完猜想后就被随后到来的景象所震惊,一大屋子的宫娥,嬷嬷看到身着明黄色衮龙袍的康熙大帝后都低着头跪倒在地。
  “都起来吧!”康熙大帝顺嘴一说便疾步走到床榻边上。
  “臣妾参见皇上!”只见正逗着襁褓中婴儿的秀丽女子看见了康熙大帝后挣扎起身,但被康熙大帝温柔的按下并且接过了乌雅氏怀中的襁褓面带微笑着。
  “爱妃辛苦了!”康熙大帝的对着自己这个十分温柔懂事的爱妃语气温柔地说道。
  “皇上,你看!”德妃将襁褓的一角轻轻掀开将婴儿那如同嫩藕的的左臂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给康熙大帝说道。只见婴儿的左臂上竟然有一只血红色的‘虎形胎记’,康熙大帝看到这虎形胎记不由的大吃一惊,犹豫了片刻便向德妃讲了刚刚天空出现的的那一奇异景观,听完后就连德妃不由得也被镇住了。
  “你可知太祖努尔哈赤之十四子,太宗皇太极之十四弟,先皇时期的摄政王,我爱新觉罗氏的军事天才——睿亲王多尔衮的身上也有一块这样的纹身!睿亲王一生戎马生涯,大小战役经历无数,被称为——皇室虎将!就连他所掌握的正白旗也是八旗中的精锐。看来此子也是不简单啊!”康熙大帝一边面带慈祥笑容逗着怀中的婴儿一边一脸回忆的说道。
  “既然老天让此子降临我爱新觉罗家族,那朕就不能辜负老天的心意!”康熙大帝一脸决绝地说道。
  “臣妾,倒是不希望臣妾的孩儿做什么大事!只要他平平安安的就好。”德妃意识到此子的使命重大不由得一脸茫然的说道。
  手机站: